马尾船政书局

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城市的意象需要更多的记忆和文化。福州,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为重要的城市之一,它的记忆与文化一定离不开“船政”。

船政书局是福州马尾船政文化的输出点,也是它的落点。通过设计,这个空间可以拥有更完善的文化表达。它不仅是一个书局更是一处精神空间。

                                                                                         ——胡之乐

万境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

 

自古以来,闽越之地——福州,便因善于造船和用船而闻名遐迩。行舟千年的它,也是中国船政文化的发源地。

1866年,左宗棠创办了中国的第一所海军学校——马尾船政学堂,福州马尾因此成为了近代中国海军的摇篮,船政文化由此萌生。而如今,位于船政学堂旧址的船政书局以“船舱和书局”,呼应百余年前的“造船与造才”。它尝试用一种新的隐喻,来传承和表达船政文化,并将它的精神内涵融入人们的生活。

船政书局,位于福州市马尾区船政文化广场内,原建筑为当地船厂的仓库。作为该区域文化精神的聚合点,它汇集了船政文化的宣传、教育以及学术研究等多种功能。

它的设计,以“造船”回顾历史,以“营书”望向未来——它通过抽象而现代的语言,在室内构建起船舶;同时也以图书馆式的服务与体验,探索文化传播的新模式。

设计以“船”为元素,将整个书局想象为一艘在文化浪潮中航行的方舟。借由传统船舶的空间布局,书局中形成了多元而丰富的空间组合。船首、船仓、船尾,都被抽象化为不同的室内空间,而开放的甲板、半开放的舱室等象征性的船舶空间,也以现代化的方式,在这艘方舟上被重新演绎。

更新改造后的书局,由原来的一层空间变为了带夹层的两层空间,通过方舟船首的巨大台阶相连。首层作为阅读与展示的区域,以书为主,似是文化浪潮,引人进入知识的海洋。二层则作为休闲与活动的区域,被设计为甲板,邀人登上船首,继而可以在一个开放性的空间中停留与思考。而两层之间的大台阶,不仅成为了连贯上下的通道,也将船首变为了一处阶梯状的活动空间,丰富了室内的使用功能。

方舟中部的中庭,是整个书局的核心。设计以船舱为喻,将它营造为了一处让人沉浸其中的精神空间。

中庭之下,可移动的书架提供了灵活的空间布局,构建出了一个满足阅读、展示等多种使用场景的复合型图书室。

而中庭之上,巨大的船舶骨架高悬,回溯着船政的历史。顶面的黑色镜面像水面一般,将一切倒映其中,仿佛时空在此映射,时间在此沉淀。

方舟的船尾还呈现出了另一种形态的舱室。这个圆形的阅览区,呼应着船舶中较为封闭的船室,因而被设计为了书局中更加安静与独立的一处阅读空间。除了对船舶抽象的空间表达外,设计还将造船的零件作为装饰元素,为许多细节赋予了船的意象。船舶上的栏杆、钢梯以及货箱,都以现代化的手法被重现。新的设计语言、新的材料,与旧的空间、旧的形制,在对比中融为一体。

新旧结合,呈现出了书局文化内容的时间跨度,而这些碎片化的设计,也将船政文化的精神渗透进了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仓山影剧院

让老建筑重现新的生机,在设计上不仅仅只是造型的改动和复新,仓山影剧院的设计难点在于如何让新的功能在原有的建筑空间中重新焕发生机。

——胡之乐

万境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

由万境设计打造的福州烟台山仓山影剧院改造项目,在福州古城文脉的中轴上又一次为旧城遗址的优雅升级留下了绝佳案例。

经历过半世纪风雨的仓山影剧院,前身原是福州领馆文化区内的荷兰领事馆。它坐落于梅坞路与乐群路的交界处,正是中西历史的交融之地,加上地铁1号线贯通带来的交通便利,让仓山影剧院旧址拥有改造为文化空间的独特区位优势。

根据项目要求,修缮后的仓山影剧院,定位为集策展、演艺、文创三大功能为一体的艺文交流及美学空间。含主楼及附属楼,建筑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

面对这类自带文化基因的组合型非标准空间,设计团队发现其难点在于如何整合利用原有的建筑基础,服务于改造后新的空间功能。

在改造初期的原址考察中,设计师依照主楼与副楼原有的空间功能,将仓山影剧院的再设计分为两个部分: 一个是将主楼影院区域转变为能容纳艺术展览、现场演出、休闲咖啡等功能于一体的复合型空间;另一个是将位于广场侧边的副楼,改造为餐饮、礼品店等商业服务业态的经营空间。

在外部空间关系的调整上,设计团队希望尽量减少主体建筑对后建的副楼有过多视觉上的压迫,同时也准备尽量多的为副楼日后适应商业运营的需要留出使用余地。

于是,设计师首先将副楼升高,再运用不锈钢、镜面等材质覆于建筑外立面,从视觉关系和体量关系两方面同时削弱主副楼之间的强弱对比。另外,保留了仓山片区老建筑典型的砖拱造型,一方面延续了本土人居的文化记忆,另一方面借拱形开窗为以后的餐饮商业入驻,营造了通透开敞的视线关系。

在影院内部的改造上,一楼和二楼都尽可能删繁就简,为展览、演出和咖啡区的复合功能提供自由发挥效用的空间舞台。

有不少独具匠心的细节体现了设计师的这一考虑,比如一楼入口处以一块镜面不锈钢的设置巧妙延伸了空间深度。整个空间的灯光设计,点缀于老建筑的木梁结构之上,也增加了空间视野的层次感。二、三楼的看台区域由玻璃幕墙利落地划分出自由活动的休闲空间,既利于采光,又便于大众与一楼的展演区进行观看互动。

改造升级后的仓山影剧院不仅是一座多功能的展演空间,而且也将成为福州文化艺术活动的孵化器。作为烟台山历史特色街区重要的文化展示建筑,仓山影剧院的改造以空间为触手,结合艺术策展、演艺空间、文创衍生品零售及体验、可移动复合小剧场等丰富多元的文艺活动,连接福州的在地历史与新兴的文化潮流,将为激活城市整体的创新能力提供无限可能。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良渚文化村已然是杭州文化村落生活的一个样板,在这个区域内不同年龄和职业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文化空间,而大屋顶更是其中一个特别的存在,安藤的设计印记更加让这个建筑具有另一种精神需求。

原有建筑的空间大体被分为了展示空间、晓风书屋和原有的咖啡店,在这样一个为众人熟知且深受喜爱的空间中进行“再设计”成为了一个有趣而又困难的项目,既要克制介入的冲动,又要展现对原有空间的理解和创新。

”大屋顶中的小屋顶”,从设计形式走向场景形式,从室内空间走向室外空间。设计师不希望在大师风格中再赋予它更多的设计符号,它更多的应该是一个市集,一种生活状态,一种多元的表述方式。

因此我们希望设计被放置进去的,而非改造,它也应该更多的和人有关和它希望发生的场景状态有关。

设计在这里解决的仅仅只是一种形式问题,但生活却是在这里由人去展现的,设计中融合了人们对于文化生活的需求,这样它才能成为一个完整体。

整个教育楼呈现一个长方形体块,在有限的空间里 设计把原来有点荒废封闭空间彻底打开,引入从未被注意过的北侧景观;把面向水景和樱花的第三个通高盒子重新更新,成为社区的学习空间。

打开二楼的东西两侧,以两端绿色窗景来视线引流;增加足够的商业光照,复原原先吊顶的拉槽石膏板吊顶,从空间上还原并重构了室内外空间的联系。在入口处的主体空间中用放置的设计方式作为主体形态出现,并引导整个业态的空间关系。

看到在场的商家小心翼翼的打扮和装修属于自己的空间,花费大力气做“清水墙面”以和谐整体环境,商品陈列也是被大屋顶主理人精挑细选,成为这个空间最吸引人的主角。

设计师团队深入到工厂,保证了最终高品质的完成度。

小小的空间更新,设计团队与大屋顶团队依靠彼此的努力和坚持,用心做好的村里co-life,同时心目中的“杂志社”项目与全新的教育栋一起开业,让人们感受到了“把时间浪费在美好事物”的喜悦。设计师最可贵的回报,莫过于此。

我们设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全新的可能。终于,在这里,我们可以将更多美好的时间囿于此。

 

童尚集

杭州,我们从今时今日保存下的传统建筑,也可窥见这座江南大城的昔日文化风貌。如果要看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群,一定是在中河路沿线的历史街区内。

本案建筑主体就位于杭州中河路附近的打铜巷历史建筑街区,为典型的民国时期里弄式住宅建筑。此区域内街巷,多为前店后坊或下店上住的店铺民居。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更多的需要关注到保护建筑本身,以及现在已经极其稀有的建筑结构,与周边环境氛围保持一致也变得尤为重要。

我们业主创办的童尚集,意在面向更多的家长和儿童,通过使用一种全新的“体验式教学”方式,启蒙儿童对事物的“判断、理解、认知、感受和感觉”。

了解过业主的诉求,与业主深入聊过、现场走访过之后,我们提出设计理念:在材质上,使用柔软舒适的自然材质;在空间设计上,以大开间和无隔断的整体性空间为主, 打造出自然、充满趣味和无限幻想的学习空间。

如何与打铜巷周边环境保持一致,并且能够传递业主对全新体验式文化教学的理念和方式,成为本案着重思考的问题。

由于打铜巷历史街区与高架距离过近,城市建设对于老建筑的侵蚀过于严重,这个空间外部更需要一个格栅设计,来营造一个亲子儿童活动空间。在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只有自然与温暖的亲子时光。

木质格栅的设计,与打铜巷周围古朴的传统建筑也风格一致,是传统的传承与创新。

有阳光的天气看向窗外,来往的行人,与白墙相映成趣。时间也在这里慢了下来。

我们将折纸、原木、自然和光的元素代入于整个空间之中。这些元素都是属于儿童想象空间里的元素。空间内原木色的使用,也让小朋友与自然更加接近。

天井的原有位置上插入一个核心筒。核心通透也将楼上二层空间做了一个联系和互动。晴天时,自然光线走向室内。同时小朋友也有了一个可以娱乐的区域。现代教育尤为重要的是,让小朋友有更多的时间去感知自然。这个设计也符合了童尚集作为教育空间的需求。

原始结构中,2层楼的层高较高,并且在空间中对于活动有局限性。业主希望我们能够将教育活动空间、亲子民宿和儿童活动区域融入在这个空间之中。

我们在原有的二层结构上增加了阁楼。在这个区域内,打造一个亲子民宿,让小朋友在体验的同时,也能有一起休息的空间,也更像家的空间。

阁楼天窗的加入,更富有趣味同时也复合老房子的采光需求。

在这个空间中,小朋友可以体验手作,可以与父母享受不被打扰的亲子时光,畅享无阻碍式的活动空间。这样的自由,才是对年轻一代最好的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