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天使小镇.合山境

生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山之居所:一面山色,一面烟火

纵观商品住宅在中国发展的近三十年历史,“家”已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固定的、不可改变的概念,而是一个不断被构建的社会空间单元。对“家”的空间意象和认知,以及由此而来的对舒适空间的功能认同、对精英空间的社会认同及对家庭空间的情感认同,这些都对居住空间的休闲属性、社会属性和日常属性的三者的逻辑关系提出了更深层次的要求。

安吉·牧云谷·合山境项目位于浙江省安吉县西部的天使小镇,距离安吉站约15分钟车程,周边群山环绕,自然环境优越,整个组团的建筑以联排别墅为主。在对目标客户进行充分梳理和分析的基础上,万境设计对居住空间的构建进行了充分的反思,完成了两种户型的样板房室内设计工作。

都市外的居住空间,要求设计者从使用者对生活的期待出发,空间的性格和功能需求就需要被更广泛地定义。在此次设计中我们重新定义了空间的使用者,希望为居住空间置入一个都市生活之外的物质载体,将工作、生活、收藏功能纳入其中,让群山苍翠涌入室内。

第一居所是为了满足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的需求而存在的空间,而第二居所在则为“家”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动态内涵和独特的符号。第二居所体现的是一种摆脱现代性和满足消遣需要的旅行形式,以及一种规律性、重复性和循环的生活方式,它显示出对身份、情感和真实性的渴求。第二居所的居住历程是对“家”进行解构和重组的过程,它与最初的居所和流动的空间共同组成了一个“家”。

山色四合,物化于心

第二居所在实用的功能主义之外,更强调使用者精神层面的满足,用空间来回应着个体对“物”的极其自我的见解。中国最早的别墅,又称“别业”,此“别”字义即为“第二”。事实上,第二居所的概念在古代中国往往是文人雅士修建在风景优美山林之外的别院、外邸,其中国传统建筑中所蕴含的文化特征和空间类型,蕴含在一套完整的景观诗画体系当中。

我们对第二居所的设计概念便源于这套景观诗画的体系思考。第二居所的设计定位是行业精英人群,他们生活在大城市中,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希望在自然环境中享受都市生活之外的度假感受。

同时,户型建筑语言和空间设计方式延续了传统园林内外相融的互文关系,以超大的玻璃开窗消弭庭院和室内之间的界限。

一楼空间围绕着大客厅进行组织。两层挑高体验的客餐厅背景墙延续了工作室的火烧木材质,各个功能区在视觉上得以延续,形成统一感。

早餐台让厨房空间拓展至客餐厅,两处空间既独立又相互联系。独立悬挂的壁炉创造了趣味的小情景,百叶窗帘,让自然光渗透进内部,让一楼和二楼的生活空间的体验得以连续。

生活的质感和分量往往藏在细节之中。单人扶手椅天鹅绒面的质感、主题墙面抽象画的肌理、阳光洒入客厅的温度,一切都在诉说着山色四合的心境。

二楼是内向的休息空间。设计上除了延续楼下的材质选择,加强空间的的底蕴。在主卧中,我们利用转角窗户的位置创造了一个过渡空间,作为使用者第二层次的起居空间。

对于驾车的使用者来说,负二层是更常用的入户空间,也是空间序列的起点。楼梯间下方的雕塑暗示了整个居所的艺术氛围。

个人工作室被放置在地下室最重要的位置。我们尽可能的去除了多余的装饰性元素,黑色的火烧木和米色的手刮漆奠定了中性、理智的色彩基调,发光膜和线性灯具,让木饰面和铜色不锈钢材质的中间色彩更为低调温润。

下沉庭院引入了弥散的自然光,让这里足够安静内敛。负一层的休息区与室内景观结合,夹层的影音室和家庭活动室让地下空间变得充满层次。

人间烟火,隐于山野

“隐”,并不是一种试图摆脱现实生活的逃避,而是一种更好的追求自己的生活状态,它可以让生活、工作、社会之间的转换与联系,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平衡都市的烟火气和田园的自然之味。中国历史上众多有识之士的理想家园的原型,便是文人园林,将现实的世界照进精神的世界。

一楼空间吊顶部分采用弧线木饰面,让人的视线向室外庭院延续。室内深色石材和大型灯具,为开敞的客餐厅带来低调、奢华的空间感受。

一二楼的卧室设计使用大面积的木饰面来创造温暖、放松的生活气息。床面对落地窗,每天拥星河入眠,早上醒来的第一分钟便融化在自然景色之中。

作为第一居所,地下室的部分承担了生活辅助和休闲功能。除了洗衣房、保姆房,负一层挑空的会客室成为整个地下空间的重心。满铺的暖咖色地毯中和了经典现代主义家具的几何感,下沉庭院中的植物让这里成为独具个性的会客之所。

夹层的摄影工作室和家庭活动室均使用木饰面板,与会客室高处的墙面统一视觉感受,同时增强地下空间的向心性。

绿城·三江口城市展厅

宁波,一座满载着历史文化的港城,一处弥散着人间烟火的故乡。

在这里,设计不应仅仅围绕着仪式性与价值感,而应该回归生活——去找寻那些稀松平常的场景,去包容这座城市的柔软与尖锐,去聚合这片地域的性格、美学和人文精神。

作为宁波最早的对外贸易港埠,三江口既是历代商贾云集之地,也是宁波城市发展之象征。

它不仅见证了宁波的沧桑历史,也承载着宁波人的回想与乡愁——在老一代宁波人的记忆中,三江口是个永远绕不开的话题。

绿城·三江口城市展厅位于宁波大庆南路和新马路交叉口区域,三江口的延伸段。

考虑到三江口之于宁波的独特意义,万境设计希望该项目不仅仅只是一个具有具象形式感的地产销售中心,而应该更多地呼应这座城市浓厚的海派文化、红帮文化和传统文化,成为一个融合了多元在地文化的商业文化空间。

整座城市展厅的建筑风格延续了周边文保建筑的风貌,使用了诸多传统建筑的元素。在此基础上,室内设计将现代设计风格跟人文城市氛围相结合,构建出了带有城市文化属性的空间形态。

它不仅仅满足从展示到销售的售楼处功能,同时可以作为一处社区配套的共享型社交空间,为人们带来更丰富的场景体验与美学体验。

虽然空间并不算宽裕,但设计在满足售楼处常态功能的同时,还赋予了整个空间更多的衍生功能,创造出了兼具多样性与融合性的空间体验。

一楼的空间以一种休闲的形态展开。这样的形式,不仅使室内空间更好地与周边街道相结合,同时也使位于转角的空间获得了更好的视觉感受,优化了空间体验。

二楼的空间则被赋予了社交属性。它不仅具备售楼功能,还能更好的作为该项目的品牌输出的活动场所,以及体现后续文化生活的展现空间。

同时,设计大胆融入了在地的传统美学与设计手法,在整体不失去视觉美学的状态下,赋予了空间一定的亲和力。

在色彩上,设计应用了宁波传统红帮文化服装中的传统色调——以青色,朱色和黛色来体现传统的色彩;在空间形态上,设计上应用了解构的手法,重新解读了传统的屋面以及木构件的形态,以此重新构建了建筑主体、室内及屋面的关系。

 

余姚明庐会所

明庐会所位于浙江余姚,北临候青江,南有“阳明心学”创立者王阳明的故居纪念馆,毗邻“姚江学派”和“浙东学派”的发祥地的武胜门历史文化街区。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在《王阳明传习录》中,王阳明很是推崇这句出自于《尚书·大禹谟》的十六字心传。他所强调的是人对自己内心的控制,不可任由一颗心为功名利禄迷惑,保持思辨万物的本性,坚守自我的本心。

明庐会所作为进行品牌活动及客户接待的场所,具有功能延展的多元性。设计师摒弃繁复的装饰艺术,回归对人的空间体验的专注;用现代设计语言转译传统中式木构,营造元素混合的多样化空间体验。

在暗色系木饰面与浅色系墙面的围合中,将传统的木构元素拆解为简洁明了的几何元素,由此构成的线性木质框架贯穿所有空间,塑造出富有层次感的空间体验。

运用明暗不同、肌理质感各异的块面式设计手法,融入带有速度感的几何元素,营造出动态感与静谧感共存的空间。

在某个不经意的角落,长条形的灯带与粗犷的厚重石材、神秘的黑色铁板同时出现,打破整体沉稳淡雅的空间气氛。

经过深棕色木质台阶进入二层,推开嵌有圆形包厢木门,便能看见磨砂质感的通透屏风。溪花会所的设计,在现代与传统、简约与古朴间寻求平衡。

从顶部垂下的木构线条之间,穿插着圆滑的曲面转角,似一幅刚柔并济而流动的空间场景。

大面积的木质元素,搭配间或出现的线性金属元素,使空间充满质朴细腻触感的同时,不失简明轻快的气息。简洁明了的几何元素、融合和谐的色调、亲和自然的材料质感,一同造就了对空间的重构。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设计师引用刘长卿的这一尾联中的用词,意在以刘长卿寻师未果后却因意外与溪水、野花相遇而心生禅意,来寓意人在现实中的无限追寻,可以在回到居所后得到喘息与反思,设计师亦用空间的设计予以回应。

 

 

余姚明庐合院

世事变换,新旧更替。余姚明庐 ,在留有过往痕迹的老房子里,打造出一个抽离于世俗回归本源、兼具现代生活气息与古旧文化韵味的诗意栖息处。生活空间在此重塑,深沉的阳明思想文化在此重生。

塑造清醒而独立的生活状态,是关于自我与外物间关系的思考。而家的设计之于生活,如同巢之于鸟,是一天翱翔后的停歇之处。如何塑造出可容纳独立思考又能观察世界的休憩居所,是此项目的探索所在。

一层的会客厅里,既有保留古时气息的花窗,也有规律排布在格子矩阵天花里的灯光照明,宾客可在此处望见窗外的庭院景观,感受古典与现代两者间的相互冲突、融合与叠加。

圆形边桌和茶几,穿插在干净简洁的线条感空间里,曲直两种形成对比的元素相互映衬。辅以皮质与毡毛搭配制作而成的椅子,给秩序清晰的空间中增添了活跃感。

步入二层的主卧,在沿袭原有结构形式的坡屋顶之下,是柔软舒适的现代家居空间。浅色调的木饰面和少量金属、玻璃元素,在灯光墙和屋顶灯带的暖光照射下,叠加出素雅而柔和的现代休憩空间。

在地下层的隐秘客厅,空间是流动而连贯的,遍布整个空间的线条感将多样的空间连接起来,家庭成员可以在这里感到相互陪伴、彼此联系又各自独立。
从PVC天花板渗透出的柔和光线,覆盖着整个4米层高的空间,让功能不一的多样空间融为一体。

客厅里自然而原始的材料运用,与现代而不张扬的材质形成反差。使用粗犷原始的材料的客厅茶几,浅色木板与深色石板拼配而成的墙面,让现代人更能感受到自然的气息,恍若置身于受到庇护的当代原野之中。

 

西房·良语云缦

当代语境下,人们对售楼处的理解不再囿于单一的销售场所,更期待它具有多元的功能和承载多样的生活状态。

杭州城北,设计在西房·良语云缦售楼处项目中,希望在妥善解决功能需求的同时,更能为使用者创造可体验互动的真实生活场景,通过设计形成自身的文化标签,精炼未来的社区门户,进而循循滋养居住的每一个个体,使他们融入生活,沉浸感受每一刻的乐趣。

设计对空间未来功能有着成熟的前置性考量:这里在前期作为售楼中心承担展示功能,而后期将成为小区的主入口,因此营造归家仪式感和“宅以门户为冠带”的礼序感尤为重要。

当人们经过长长的围廊走进主入口,中轴对称的仪式感提振了访客的精神,主入口的框景处理将无限景致纳入有限的尺度中。

步入室内,开阔舒朗而通透的感受贯穿整体氛围。

洽谈区的设计线条简洁而利落,寥寥几笔便勾勒出空间的几何感;全景落地窗让室内外之间产生对话,上方线条有意的压低又将视野框限在最恰当的分寸之间。

光作为一种特殊性质的艺术手段,可构成空间,也可改变空间。

在一旁的沙盘区,设计精心将所有光线设置成漫反射,以均质化的泛光形态弥散在整个区域,让自由而柔和的氛围感笼罩当下,引导访客静心观赏与探索。在细节处,极富结构感的灯带以铜管的样式嵌入空间中,满足照明需求的同时更可提升细微处的精致度。

尽管空间多用几何分割的手法,从线到面精准刻画每个尺度,但却并不让人感到严苛或紧张。

浅绿色的搭配与墙面亚克力的补色奠定了舒适而轻松的调性,点缀了年轻化的空间质感。不同区域之间的软性分割让整体隔而不断,通透性与安定感并存,仿佛是当人走进轻奢酒店的大堂空间,尽可停下脚步与友人小酌谈心;窗外的野意景色近在咫尺,外界的生机盎然也衬托着室内的朝气与活力。

木色系的楼梯有着极强的雕塑感,它既是重要的垂直交通,也是空间的视觉中心点;转角的弧形倒角处理让其更柔和,触手生温的木质表面让人感到温暖。

不仅此处,空间中多处出现的类砂岩大理石也借鉴了自然界中的元素,设计希望尽可能接近原型粗粝的质感,将自然邀请至室内,与人互动。

空间如同创造了生态体系中的微环境,从整体规划到细节雕琢,演绎着平和生活的姿态与期待;设计以其富有现代感的手法与材质选取,为空间定调并增添无限想象,塑造了一方具有强大精神力量的、可观、可憩、可交流的真实生活场。

澄园生活馆

“宅中有院,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阅,不亦快哉!”

林语堂先生笔下的带了院子的房子,是每个当代人心中最理想的起居之所,在我们心中,每人都有一隅属于自己的理想的院子,这里或有繁花,亦或是简洁。“院”与“园”是中国传统住宅建造里不可缺失的建筑符号,院和园不仅是一个家,更是国人一种由来已久的文化情结,它体现了人们对于精神和个人空间的追求。

项目名“澄”为设计灵感,以”园中院“院中园”致敬中国传统文化,用现代设计手法演绎,构建东方美学。

我们希望室内与建筑之间不被割裂,将室外的景观延伸至室内,室内一步一景,而水面也交替于室内和室外之间。

室内、建筑和景观的高度一致性,也让每一个到来的人都感知如“游园“一般的路径,是光、景和线条的模式,它们各自独立,又形成了互相映衬的彼此。

而顶部的曲线切割,也让原本的空间有了更多的表情,它们或是静谧的,或是柔和的,而空间的大面积的玻璃与户外水面的相映,也是澄心至上的一种生活理念的呈现,这样的空间不要孤立的去感受,而是要在一个更综合的维度上去观看整个空间,这些切割出的平面也共同组合出一个全新的空间,也让整个空间衍生出更多的可能性。

空间的功能区域如同画卷一般在空间内缓缓展开,满足了生活馆应有的实用功能,也让应该兼顾的审美存在于空间中,更让设计的主线贯穿于空间中,上下的空间,正如生活中的张与驰。亦是功能的分与离。

在设计者看来,即使是需要满足实用功能的空间,也应该是富有地域和文化归属感的,与功能相叠加之余的空间的丰富性,带着趣味和仪式感。

而水景与空间的相处也是恰到好处的,户外的水景则映衬着天色与云的变化,参观者走动之间水面也在动,在室内又可以看见这些的动态与变化,水面既是园中的风景,又是空间内的风景。黄岩产的岩石点缀其中,是一种与当地文化和谐相处的体验,水中或有些许倒影,随着水面流淌开去,正如“澄” 字一般,纯净而美好。

世界愈纷杂,澄心愈可贵。在这个快的时代,总有人怀着澄心,细细打磨一件作品,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对于生活的全新理解,和对美好生活的定义,我们同时开启了一个关于澄园居住空间的设想,这个空间契合了当代人居生活理念。

空间满足了家中多重需求,合理对空间进行规划,让空间的使用者能够融入空间,融入生活状态,更符合第二居所应有的舒适和休闲。

另一个空间中希望能够在居住和兴趣中寻求一种平衡,设计不仅仅只是在这个空间中思考,更是将空间的理念和美学传递给每一个到来者。

房子是生活的容器,生活才是全部意义,设计不仅仅只是在这个空间中思考,更应该将空间的理念和美学传递给每一个到来者。

 

桂语江南生活馆

本案背倚温州翠微山,面朝瓯江,凭借优质的城市界面和山水文脉,业主意欲构建一个未来人居生活的理想典范。

设计师通过细分一系列尺度不同却功能相互契合的小空间,使之呈现起始、递进和转折的连续性节奏,传递出简约克制的空间情绪。时间与空间的关系贯穿项目始终,设计师通过模糊建筑的边界,将人文与自然结合,完成对中国园林空间美学的一次回应。

以身入画是江南园林特殊的空间语言,空间营造依水参差分布,推动访客不断折返于自然,在建筑与景观融合的关系中,人也成为风景中的一员。生活馆由一处狭小的入口进入,这是在整体布局时设计师首先做出的区位调整,在营造曲径通幽的心理体验之外,它能够最大限度地呈现自然景观面。

“我们希望每个人到来以后,都能够安静停留,感知时间的平和,尽可能地和户外的自然产生关联”。行走动线从从阴翳到开朗的明暗切换,丰富着空间的光线层次,在有限的空间里制造深山远壑的意境。

建筑主体呈一直线略挑出水面,倾斜的天花设计和方向性的线条,有意将视线压低连贯引导向自然景观,下沉设计增加了洽谈空间所需的独立性和边界感,视线由高到低的递进过程使人与外部景观的关系由远变近,人影与水景形成虚实相生的风景,通透的立面如长条画屏徐徐展开,模糊了内外的界限,时间流动的轨迹完整地呈现在四季和朝暮的景物更迭之中,“自然”构成了整个空间中无处不在的母题。

具有自然属性的木、石、植物元素为空间铺陈柔顺中和的主色调,忠实于简单的材质理念通过点线面的层次迭加展现变化。

形象鲜明的艺术家作品代表不同的人文主题,呼应地域历史的同时成为贯穿若干个空间的标识物,因灵活可变而不至于固化空间的边界。

自由不拘泥的大空间框架也为日后的重新设计提供了更多想象,生活馆已经预留了改造为社区幼儿园的可能性,未来,即使用户与功能发生转变,人与自然的空间格局,也仍然能在使用中被延续下去。

 

天空之城LOFT样板间

当下年轻一代,对于独立多功能的空间需求愈加强烈,多样性的空间设计更能体现今后新一代年轻人对未来生活的需求与向往,在这里他们可以发现今后更多的可能性 在这个空间中,我们也希望能够呈现出小空间中的 理想之家 ,这个空间已不仅是传统的家的概念 ,更是当代年轻人一种对于住所空间的畅想。

天空之城LOFT是关于 年轻 的畅想,在这样的背景下设计师希望通过空间关系,满足当下年轻人生活的多业态生活圈的基础上,打造一个满足年轻人多需求的生活与工作空间 解决当下年轻人在居住中遇到的居住空间问题。

在设计时我们着重思考——打破边界,呈现不同文化背景、艺术形态的年轻人群聚集社区,自由生活,享受当下,一起探寻未来。 在这个简约的空间中,为每一个年轻人创造出一个属于他们的 家 ,以更加自如的方式释放自我,从而寻得自由。

上虞江南里中式合院样板间

“在中国,大宅子都是用有几进庭院来丈量的。家庭是基本的单位,中国人不爱张扬财富,故而筑以高墙。我们祖上的宅子,花园是用来游玩的,有非常简单的黑或红色的后门和灰瓦白墙。” ——贝聿铭

上虞江南里,南邻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北靠萧绍海塘,江河交汇处,蔡邕、谢灵运、李白都曾在此过堰泛江游历。

上虞之地自然景观自春秋时代起便筑有山阴古陆道, 王献之赞誉道,“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人文与自然共生,历来受到文人雅士颂扬。

我们在设计之初,便在思考:如何将古人对于自然共生的状态、将国人对于传统园林的愿景同时融入,居于园林之中,游走于自然之畔,为其构建出一个属于个人的精神感观世界。

在上虞江南里传统中式合院,一个好的合院空间应该是融合于景观和建筑之间,更多的去体验天地自然之间给空间带来的生活愉悦,本案设计师希望通过一种融合的空间构建秩序, 来重新定义展现当下的生活方式。

打开地下空间,让自然和阳光进入。

室内设计通过前期先前介入的方式,重新构述地下空间的意义,家的定义从过去单一的固定空间走向了更为多元的第三空间,将地下空间完全打造成了一个生活真实能发生的场所。

地下空间中包含有会客室、茶室,真正意义上的第三空间,一侧的落地窗,让自然与光线进驻,真正意义上的中式园林与精神生活共处一室。

挑空的中空让阳光更好的进入到屋内,整个空间通过对光的处理,让整个地下空间充满温度如同地面层。

在这里所有的空间和家具都遵循着一个设计原则,让整体贯穿在细节之中,无论是传统形制而来的现代造型,精致的收口还是传统提炼的暗红,都恰好的处于每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一切都与空间有关,与生活有关,与自然有关。

一楼则是一个体现固定生活方式的空间,在传统园林客厅中有厅、堂之别,它体现了古人对于仪式和生活之间的一种设计,它连接着户外的院子,平和而不失仪式感。

而在当下的厅堂之中我们重新构建了它,并且融入了时下的生活方式,将窗外的园林与室内空间营造出自然和谐的起居氛围,闲坐于沙发之中,即可将院中草木自然之态尽收眼底。

顶面精致的玻璃灯让空间更为整体,在传统合院下融合了当代的设计方式,整个现代中式风格下它体现的更为生活和现代感,混搭的家具让人能感受其对生活的一种状态。

二楼的卧室则是精神生活世界中最私密的空间,卧室需要通过一个起居休闲区再进入,让私密感更好地被体现。

营造卧室也更需要体现其安静状态下的生活空间,走入式衣帽间和主卫合理的设计结合,也让空间具有更多的完整功能性,让日常生活能够有序安静的进行。

而卧室的色调始终在传统的中国色中徐徐展开,金色、青金石色和暗红色体现了传统中式的贵气而不失时尚。

墙画中的文字与摆件也与园林相呼应,兰亭集序是古代文人对于园林中惬意生活的真实写照,与中式合院的设计和理念不谋而合。

江南里不仅仅是一个现代形式下的风格体现,因为园林从来都是一个关于时间的设计。

或许我们已经无从体验古时人们对于这样一种家园的生活方式,但在当下我们是否可以用一种全新的空间展现其当下更为动人的生活轨迹,既有古人的洒脱与风度,它同时也是更真实,更具象,更为现代。

 

丹桂花园

私宅与商业空间最大的不同,是家的意义,因为它富含温度,一种生活的温度,是专属于业主的生活方式。

丹桂花园位于江南水乡的杭州,一个改造类私宅项目,业主是六口之家,三代同堂,主人有较高的生活品质要求。设计之初,我们从业主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出发,了解家人的起居日常,是否经常聚会,阅读爱好,是否有收藏品,甚至对物质的态度,对美学的追求……所有的一切,以生活为原点。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钢筋混凝土世界,人们对自然的向往越发强烈。我们的设计遵循自然的原则,并不执着于装饰与风格。在处理一楼小院的过程中,特别保留了原来院子里的石榴老树,阳光下的院子里,绿意盎然,自然带给人宁静致远的心境。

为了最大限度的将阳光引入室内,客厅区域进行了扩大,并设计了整面的落地玻璃,同时在客厅核心区植入壁炉,而非传统式电视背景墙,一方面满足业主生活的小爱好,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冬季保暖问题。

空间和功能布局上,每个细节突出的是设计的人性化思维。为了增强入口隐私性,将原来路口处进行了改造,通过增加的石墙形成层叠视角的新入口。根据业主热爱红酒收藏的喜好,家中设计了较大的酒窖空间和茶室接待空间。在卧室和其他空间的设计上,以白打底,选用最基本的原木、涂料、石头为材料,我们没有使用过多的装饰去堆砌,而是采取舒适简洁的原则进行搭配,塑造平稳、低调、优雅的生活空间。

在设计师看来,空间因为人的使用与参与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我们希望在设计之初便为空间的使用者预留更多延续性的可能。随着岁月流逝,空间也将被赋予生命与灵魂。